电工电气网

当前位置:首页
>>
>>
正文

中国制造业:蚂蚁雄兵

滚滚红尘下的蚂蚁雄兵

他们是“蚂蚁雄兵”,他们像蚂蚁一样聚集在一起,形成了以经营各种小商品为特色的“产业集群”,无数小企业聚集在一起做同一件事,产生了强大的规模效应。开放5年,蚂蚁雄兵坐不住了,也啃不动了。他们发现下边工人要求涨工资,民工荒不断,上边原材料价格一直涨,订单的价钱却不涨反跌,原来那套做法不行了,他们感受到WTO煎烤的热度。

近几年来,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年年快速增长,2005年更是达到了历史最高峰。标有Made In China的商品遍布世界,中国身上凿下了“世界工厂”的烙印。

然而,与此同时,祸患便由此而生,“中国制造”在全球范围内也遭遇到了重重阻击:欧盟对中国皮鞋、彩电实施反倾销,对中国打火机实施新CR法案;美国对中国打火机进行“337调查”。一时间,国际上对中国制造的声讨声此起彼伏。

截至2005年年底,我国已连续年成为全球遭受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,仅当年遭遇的反倾销调查就达5起,涉案金额7.9亿美元。用“四面受敌”来形容“中国制造”在国际市场上的处境一点也不夸张。

蚂蚁的自残

无论是打火机、皮鞋、纽扣、领带,还是彩电、手机,乃至国产轿车,低成本向来是“中国制造”的核心竞争力所在。在全球化的产业梯度转移过程中,凭借巨大的人力资源优势,中国迅速发展成为跨国公司的外包加工基地。

2005年,中国加工贸易顺差超过400亿美元,是当年外贸顺差的主体来源。依靠出口加工和建立在低成本基础之上的民族工业,中国经济维持了长达20多年的高速增长,并解决了大量城镇居民就业和农村富余劳动人口的转移问题。

人力成本在温州有一个更加形象的说法,叫做蚂蚁雄兵,这些“蚂蚁工厂”通过制造一些跨国公司所不愿做的东西,靠明显的低价优势,分到了国际市场的一杯羹,他们为什么能如此低价?主要原因是,他们是“蚂蚁雄兵”,他们像蚂蚁一样聚集在一起,形成了以经营各种小商品为特色的“产业集群”,无数小企业聚集在一起做同一件事,产生了强大的规模效应。

蚂蚁雄兵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价格战,一个很好的例证是,世界名牌Hugo Boss的精美衬衣在美国纽约第54大街的售价高达20美元,而剖析这个价格会发现,其中60%以上的利润给了销售渠道商,30%归了品牌商,而中国耗费大量资源、辛苦劳作的制造商拿到的只有区区0%。但是温州的商人说,即使只有分钱的利润,他们也会去做,就是这种蚂蚁武汉癫痫诊疗医院精神,硬是啃下了价值链末端的“加工链”这块骨头。

而在竞争激烈的代工市场,有些国内制造商为了打压竞争对手、拿到订单,不惜开出总售价8%左右的“超低价”。我国生产附加值极高的世界名牌衬衣的情况如此,而那些非名牌衬衣的处境就可想而知了。

一位业内人士指出,世界上最简单的商业竞争方式就是价格竞争,而最低价永远只有一个。如果不调整竞争方式,在设计、服务、功能等方面进行差异化竞争,那么只有不断调低价格;这种竞争最可怕的后果是使行业的利润率不断降低。以中国纺织服装业这样产能巨大、利润微薄的产业为例,价格战无异于自残。

新版杨白劳与黄世仁

有人说起中国工厂里边,中国工厂和国外品牌企业的关系至今还没跳出“地主和长工”这个老套,就像样板戏《白毛女》中黄世仁和杨白劳的关系一般,处处充满压迫。工厂自始至终处于绝对弱势。企业会迫使多数工厂尽量多干活、少拿钱,尽量多地满足企业的任何要求,哪怕这种要求是不合理的。

而此起彼伏的贸易战中对中国很重要的一条控诉,就是中国日益激化的雇主与雇员的关系。中国的企业主,不知不觉中好像进入一个套,要想从外企那里拿钱,就要多快好省地拼命干,但是干武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完之后,还落下倾销,非法用工的恶名。

珠三角先富起来的企业主在知道WTO这个洋单词之前,更早知道的是OEM这个洋单词。他们甚至并不知道老外口中的OEM 就是“原始设备制造商”的意思,但是他们明白这就是“代工”。拿着从老外那里分来的钱,他们的工厂从一间几十人的小作坊扩张到上百亩地的大工厂,对于代工这个角色,他们还是满意的。

OEM就是中国制造在世界工厂的角色,在经济全球化生产链条下,参与合作的主要有外包生产业务的品牌商;建立自有品牌的经销商;以及从事OEM生产的制造商。伴随着O西宁小孩癫痫病医院EM市场的逐步成长,小工厂主们的算盘打得噼啪响,但是让他们郁闷的是,他们发现虽然他们对厂房和人力的投入是成倍地增长,但是这种付出和产出逐渐不能成正比,利润逐年下降。

后来他们才明白,这其中的道理非常简单。丰富、廉价和富有技能的劳动力资源使得中国内地的OEM代工市场成为了外包商的市场,品牌商俨然OEM市场上的雇主,用质量和价格这两把标尺在无数的OEM制造商当中精挑细选。这一市场特点,决定了OEM生产商在与品牌商的合作中处于弱势地位。越来越多人加入竞争的队伍,价钱自然要降下来了,一分钱的利润也有跌到谷底的时候。

开放5年,蚂蚁雄兵坐不住了,也啃不动了。他们发现下边工人要求涨工资,民工荒不断,上边原材料价格一北京市治疗癫痫最新疗法直涨,订单的价钱却不涨反跌,原来那套做法不行了,他们感受到WTO煎烤的热度。

赢周刊 黄婉华